<tbody id="k4iil"></tbody>
    <nobr id="k4iil"></nobr>

      <nobr id="k4iil"><optgroup id="k4iil"></optgroup></nobr>
    1. 注冊

      【材料/設備】半導體不景氣?不慌,先拿下那臺設備

      來源:全球半導體觀察    原作者:王凱琪    

      雖然近期市場雜音頻現,或總體代工擴產進展不及預期,或大幅砍單、芯片跌價,但是處于產業鏈上游的設備廠商并不囿于此。從中長期趨勢看,產能擴建依舊是主旋律。結合全球設備廠商各項數據及業界觀點,目前設備已成為半導體產業中業績確定性最強的細分領域,設備廠商對未來發展預期較為看好,擴產意愿普遍較強。

      但是,設備廠商也很焦灼。據TrendForce集邦咨詢6月下旬表示,半導體設備交期面臨延長至18~30個月不等的困境。業界消息顯示,如果不能有更多設備的供應,額外新增產能的開出將遙遙無期。由此,“拿下那臺設備”成為了當下各大晶圓代工廠在這場芯片產能競賽中能否取勝的關鍵。

      本文在此主要討論的是以下問題,設備為何供應不上和其可探討的解決措施,以及中國大陸設備廠商發展的具體情況。


      設備為何持續供應不上?

      半導體設備短缺最早可在2020年看出端倪。業界消息反饋,疫情爆發前,設備交期在3到6個月之間;到了2021年Q1季度,交貨周期拉長到了10個月。2021年Q3季度開始,交貨周期進一步延長至12~14個月。發展至今,半導體設備交期面臨延長至18~30個月不等的困境。

      設備交期逐步拉長的背后,是設備長期缺芯、缺部件以及超預期的設備需求的多重困境。而追其深層原因,則可以看到復雜的產業鏈芯片供應及分配問題。

      缺芯怪圈
      缺芯需擴產,擴產要設備,設備也缺芯

      毫無疑問,當前設備生產的最大掣肘是缺芯。據悉,常見的半導體制造設備如刻蝕機、等離子注入機、CMP等需要搭載少量芯片維持作業。從體量看,設備領域所需芯片在全球半導體市場中占比微乎其微,而只有最先進的設備(如光刻機)需要的芯片數量及種類才會越多。

      但是據產業鏈消息反饋,目前設備領域所需的工業MCU、FPGA、嵌入式處理器和其他關鍵芯片供應緊張,部分芯片已斷供許久。今年5月業界消息顯示,工業控制芯片短缺可能會持續到2023年底,而相關供應商如意法半導體、英飛凌、恩智浦、瑞薩等在物以稀為貴驅使下,也在今年二季度提高了芯片價格。

      矛盾現狀
      零部件短缺,廠商擴產意愿卻不高

      設備除了缺芯外,還十分缺乏零部件。今年上半年,ASML、應用材料、KLA等頭部設備廠商已發出警告,部分關鍵機臺需要等待18個月。因為從鏡頭、閥門和泵到微控制器、工程塑料和電子模塊等零件全都缺。

      但是,許多零部件廠商的擴產意愿卻不高。談及主要原因,一方面是目前下游需求量大,零部件廠商在手訂單指向飽和。企業考慮到如若擴產,其所需要承擔的設備投資負擔過重,而未來還可能需要承擔產能過剩風險;另一方面,在缺芯影響下,即便零部件廠商造出了零部件,也無法搭載芯片以成品交付設備廠。綜合考慮下,或選擇維持現狀。

      現實碰撞
      不足的供應與超預期的需求

      近兩年晶圓廠高漲的擴產熱情造成了對設備超預期的需求。據SEMI數據,2020年至2024年期間,全球將有86家新晶圓廠或大型晶圓廠擴建項目投產,2022年全球晶圓廠設備總支出將超過800億美元,全球晶圓廠設備支出有望連續三年創下歷史新高。

      但是,在設備廠商接連翻番的股價,以及亮眼的財報背后隱藏的是甜蜜的煩惱。公開數據顯示,全球大部分設備廠商在手訂單已接近飽滿,產能趨向飽和,望“單”興嘆者眾。

      結合各大設備廠商2021年的財報數據顯示,全球營收前五企業為應用材料、ASML、東京電子、泛林集團以及科磊。以上五家設備廠商總營收占據了全球設備市場大半份額,頭部效應明顯。


      △圖片來源:全球半導體觀察根據公開信息整理

      今年一季度以來,上述廠家官方消息顯示,目前其設備訂單均已飽滿,新增訂單堆積嚴重,其中ASML積壓訂單創歷史新高。上述廠商均表述,受缺芯、零部件短缺影響較大,企業遞延收入大幅增加。據悉,泛林半導體遞延收入已超過20億美元。

      另外,設備不能按時交付也給設備廠商帶來了一系列的成本上升問題。泛林半導體首席執行官Timothy M. Archer稱,其面臨著物流和運費上漲、鎳/鋁等大宗商品推動的原材料,以及集成電路成本的增加等問題。應用材料首席財務官Brice Hill也提到其庫存和發貨成本不斷上升,導致了公司毛利率的下降。

      目前,距離晶圓代工廠產能大規模落地還有一段時間,設備需求仍然持續上升。疊加芯片零部件繼續短缺情況,即便代工廠商還想要更多的設備,設備廠商們也有心無力了。


      試論設備芯片供應的可行舉措

      對于設備廠商而言,問題的核心關鍵在于,其所短缺的芯片不僅僅設備領域各同行在爭搶,汽車廠商等其他廠商也十分亟需,且他們需要的數量十分巨大。而設備廠商并沒有取得芯片的優先權,即便是在當下全球擴產的大勢下。

      所幸,上述問題已經在供應鏈中顯現,近期,業界逐漸出現了“優先滿足設備芯片供應”的聲音,部分廠商也采取了或自研、或并購零部件供應商等措施解決缺芯問題。

      首先是設備端廠商的自救。應用材料總裁兼CEO Gary Dickerson在2022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,應用材料正在通過和供應商加強聯系、跟蹤客戶需求等方式解決短缺問題,這樣不僅和供應商加強合作,還設立了能夠克服零部件短缺的方案,將在未來幾年加速產品交付效率。

      東京電子在此問題上的解決方式則有著明顯的借鑒意義。近日,東京電子高管在財報會議上表示,東京電子和供應商聯系較為緊密,且大多數供應商都在其工廠附近設有辦事處。東京電子目前每六個月舉行一次生產更新會,向供應商分享長期的市場趨勢,并在去年9月成立了企業生產部門,專注于解決零部件短缺問題。

      此外,包括ASML、應用材料等國際半導體設備大廠嘗試通過自身技術攻克,或是并購上游廠商將關鍵零部件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      芯片制造端也有所回應。微控制器芯片的制造商Microchip Technology Inc.首席執行官 Ganesh Moorthy 表示,公司現在將芯片設備供應商視為優先客戶,并且如果任何設備制造商發現某個特定的Microchip產品是自己的瓶頸,該產品就會被列入公司的優先名單。

      短期來看,設備供應緊張問題無法快速解決,但是供應端的調整協商會為行業發展積攢一定的經驗,對企業長期發展有所裨益。


      設備之爭焦點:光刻機花落誰家

      如果說多數設備的獲得對于當下的產能擴建起著先發作用,那么光刻機的爭奪則意味著對未來一段時間內技術的掌控程度,因此當下設備之爭高度聚焦于光刻機爭奪上。

      據TrendForce集邦咨詢表示,設備缺貨以DUV光刻機情況最為嚴重,其次為CVD/PVD沉積及蝕刻等。隨著架構從FinFET結構過渡到GAAFET結構技術節點,先進節點之爭劇烈,EUV光刻機的爭奪也成為焦點。

      由于ASML在光刻設備上一家獨大,其光刻機供貨情況牽動著半導體產業鏈。在當下設備嚴重缺芯缺零件下,ASML情況也十分膠著。

      官方消息顯示,2021年,ASML共銷售光刻機309臺,其中EUV光刻機42臺。2022年,ASML預計能夠生產和交付EUV光刻機55臺、DUV光刻機240臺。今年,ASML收到的EUV光刻機訂單已超過100臺,DUV的訂單也已經積壓了500多臺。據ASML預計,公司在2024年才能將積壓訂單消化完畢。

      ASML官方表示,ASML的元件中有85%是由公司和供應鏈共同研發,其應用的材料和產品均是獨一無二。目前,ASML擁有700家產品相關供應商,其中200家是關鍵供應商。因此,ASML能否順利快速提升產能,還將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供應鏈合作伙伴能否持續跟進。

      今年6月末三星已官宣量產3納米芯片,而臺積電也將在下半年開始量產3納米。但近日,臺積電方暗示4nm、3nm等產能將趨于緊張,原因顯示可能是先進制造設備到貨延期,這直接指向DUV和EUV光刻機。業界猜測,受到光刻機設備短缺影響,近兩年先進工藝產能或面臨緊缺。


      國產設備迎來發展黃金期

      據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(SEMI)近期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,2021年全球半導體制造設備銷售額增至1026億美元的歷史新高,年增44%,中國再次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市場。

      中國大陸設備廠商近兩年業績可謂出彩。雖然在營收體量上,大陸設備廠商與全球頭部企業存有較大差距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中國大陸半導體設備公司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普遍高于國外設備企業。


      △圖片來源:全球半導體觀察根據公開信息整理

      與國外設備廠商深受缺芯、零部件供應緊缺影響情況不同,大陸廠商受該因素影響較小。其中北方華創和中微公司等企業超額采購保障供給,以及重視本地產業鏈條搭建、加強國產替代等方法收效較大。

      以北方華創為例,根據其財報數據顯示,2021年其采購總額為176億元,為該年50億原材料成本的3倍之多,而今年Q1末,北方華創的存貨繼續創新高,表明該公司在手訂單充沛,下游需求依舊旺盛。

      此外,顧慮于全球設備供應鏈的不確定性,大陸半導體企業將更多目光投向本地零部件及設備供應鏈,大陸廠商借此獲得更多的驗證機會。

      據中微公司消息,其在全球共有700余家供應商,活躍的有450余家。其刻蝕機的零部件國產化程度達60%,MOCVD設備國產化情況達80%。官方消息顯示,其較高的國產化程度,是中微公司在材料費漲價、運輸時間推遲的情況下,至今仍保持100%的產品運出和準時的關鍵。

      另外,大陸設備市場的旺盛還體現在了今年上半年設備招標中標數據上,通過對中國國際招標網招標情況進行梳理,可明顯發現大陸半導體廠的設備國產化率有所提高。

      據悉,2022 年上半年大陸主要晶圓廠共開標765臺工藝設備。按照不同工藝設備開標數量從高到低排列,前五名分別爐管設備(119臺)、薄膜沉積設備(142臺)、刻蝕設備(90臺)、清洗設備(86臺)、前道檢測設備(64臺)。從企業看,上海積塔半導體、華虹半導體、燕東微電子開標數量名列前三。

      而結合中標數據看,2022 年上半年大陸主要設備廠共中標379臺工藝設備。前五名分別為濕法清洗設備(81臺)、刻蝕設備(70臺)、薄膜沉積設備(47臺)、爐管(45臺)、涂膠顯影設備(35臺)。中標較多的前五名大陸廠商為北方華創、中微公司、拓荊科技、芯源微、盛美上海。

      綜合數據看,大陸設備廠商在薄膜沉積、刻蝕、濕法清洗、涂膠顯影等環節上占據優勢。其中,在刻蝕設備上,北方華創和中微公司上半年合計中標60余臺,遠超泛林半導體與東京電子總和。根據中微公司創始人尹志堯預計,在刻蝕設備領域,未來國產率有望達到50%。

      總體來看,大陸設備廠商在這兩年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期,在薄膜沉積、刻蝕、清洗、涂膠顯影、拋光等領域多點開花,國產化率有所上升,并帶動了零部件在內的相關產業迅速發展。


      結語

      產業鏈各細分領域周期起伏早有跡象,當下現象是對此前業界變動的后續反應,機遇挑戰均蘊藏其中。如今設備領域持續景氣上行,總體來看未來兩年仍舊是高速發展期,各國設備廠商僅僅盯著這塊大肉,這或可成為我國設備發展長河中的關鍵轉折點,能否迎來關鍵變局呢?我們拭目以待。

      封面圖片來源:拍信網

  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电影影院 - 品赏网